第二百二十七章.医者本心(2)(1 / 2)

[一起品小说m.17pxs.com 无弹窗小说网]

最新网址:www.xs.l</p>有些事情,是可以去跟他人分享的。

而有些事情,就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去消化,去承担。

就好比眼前的【业火】...

就好似心底的故事...

当自己选择退出那片漩涡,当自己选择放弃曾经的过往,当自己选择眼下的这份新的生活,当自己曾无比笃定的自认,曾经的一切终于可以远离自己的时候,殊不知,像是这般天真的想法,是显得有多么的可笑了。

不去回望以前?

怎么可能!

将所经历过的故事尘封于心底?

太可笑了!

太可悲了!

如果一切真的可以挽回的话,又怎会有那般多的可惜呢?

对于老头儿来讲,这样自欺欺人的心态,无疑跟逃难的鸵鸟一般,当困难重新找上门来的时候,就只会将自己的脑袋是深深地扎进土里,而将自己余下的一切都置身于危险之中。

他,真就天真的以为,自己摘掉了那枚戒指,就可以让自己置身事外吗?

他,真得愚蠢的以为,自己曾经所干过的那些勾当,就可以一辈子都被真相所掩盖吗?

就当真没人能再记起来吗?

不...

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还在这个世上喘气儿,那么曾经他所经历过的事情,就无法舍弃,就不可能遗忘的干净。

毕竟对于时间来讲,早已将他这一生的所作所为是刻在了历史的绢帛上了,那玩意儿,可不能依靠一个人就能够抹干净的。

现在,当天空的月开始逐渐朝着西方落去,四更天的光景,就要过去了。

至于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这份大礼...

这份有心之人所送到他面前的这份大礼...

【业火】...

是让他尘封已久的记忆,是瞬间就冲破了他脑海里的那面坚固无比的城墙,让他的眼前开始为之浮现出曾经的幻影,让他的耳边开始为之响彻起原本的呢喃!

这一刻...

竟也这般的真实!

......

有人说,一个人的心再是宽广,可真让这个人站着大海的对面,那么这个人的心也始终不可能广阔得过眼前不断翻卷着白色浪花的波涛。

事实也正是如此!

“你真得考虑好了吗?”

望着眼前的这片大海,听着耳旁不断拍击的波涛,感受着每一次拍击所带给自己的那股震撼,老头儿的眼里,是多了几分的感慨,如若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的话,相信没人敢相信,这样柔和的眼神,竟然也能出现在他的眼底。

毕竟他指尖所戴着的那枚戒指,就已经将他的故事是原封不动地告诉给了这个天下,关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关于他有过什么样的经历。

只是现在,老头的话看似是用着一种疑问式的口吻在询问着眼前人,可是如若仔细地去品的话,又能从他的问题里是察觉到一丝自问的韵味来。

或许,他的问题,更像是在问着自己。

就好似自问自答一般!

其实这也不能怪老头儿,毕竟当一个人是活到了他的这般年岁之后,他在考虑某个问题时所持有的出发点,他在看待某个麻烦时所采取的角度,他在经历了某些困难时所套用的办法,是要与年轻一辈不同的。

当真可以用保守来形容的!

再加上这些年下来,他对于整个组织是处事办法是颇不能理解的,尤其是在面对一些大是大非面前,对于组织里的某些人,他更是不敢苟同,也正因如此,这些年的沉积下来,才让他心底的这份疑虑是愈发的变得沉重起来。

对于他心底那份特别不能理解的困惑...

对于他心中那份让他感到迷茫的恐慌...

现在,当夕阳欲要落下,当残阳欲要映满眼前的大海,老头儿心底的那份对于未来的茫然,就更加显得真实了起来。

是啊...

自己的未来,究竟在何方呢?

若真得要摘掉这个身份,自己真得考虑好了吗?

“这是她给我的任务,即便没有考虑好,又能怎样?”

这双眼神,写满了故事!

复杂...

犹豫...

流转于表层的失落...

隐匿于深层的坚决...

可以说,单就只是这一双眼睛,就足以道尽人间的沧桑了。

只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能拥有这般令人感到同情的眼神?

是蒋艮!

是夏至杰身旁最为亲挚的友人!

只不过彼时的他,却与人们眼中的他是截然不同的,因为这会儿的他,还能让自己站着,还能做到不依靠任何办法来让自己前行。

至于他的脸上,写满了青春,而他的眼底,充斥着智慧。

微微地扭过头来,确保自己的眼神可以直视着眼前的老者,蒋艮的话,说得是那般的无力,说得是那样的可悲。

是啊,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