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红本小说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bzxs.com

红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下之师[快穿] > 125、众神的夜晚

125、众神的夜晚

    形象骤然高大, 不战而败却像凯旋的英雄,林寻迎着众人的行注目礼走回场地, 路过康熠汀的时候他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冲后者点了点头:“加油, 你可以,我相信康同学的实力。”

    无论如何精于算计,康熠汀的外在形象永远是温文尔雅,如今这人设发生了些许崩坏,他推了推眼镜,及时遮掩住目光,“多谢公皙同学的赏识。”

    林寻‘恩’了声, “还有祝福。”

    康熠汀活动了下手腕, 像是在做上场前的准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随后面露微笑,“日后这份恩情我会还上。”

    林寻摆摆手, 便走向座位。

    一直在旁边暗暗注目的何飞不自在地扭了下身子, 这两人一言一语,都是很和善,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不自然。

    何飞想到这三个字,就跟指甲滑过黑板发出的声音一样,让他心里被猫挠了一把。

    在自己座位上,林寻一直保持挺拔的坐姿,很有风范, 不受那些有意无意探寻视线的打扰,静静看着接下来的比赛。

    大约过了两三场,注视他的人便不再那么热烈,大家逐步将目光定格在演武台上。

    在这些目光撤离后,林寻依旧感觉到自己在被人窥视,后背一阵滚烫,他偏过头,朝斜对面东南方向望去,在那里,有一个人影快速收回目光。

    “好敏锐的直觉。”这人忍不住道。

    “乔一。”一道冰冷的声音落在耳边。

    “家主。”他连忙收回神回应。

    “专心看比试。”长发男子说了句。

    “是。”

    长发男子和他说话时,余光正巧瞥到林寻那里,巧合的是,双方目光刚好接上,林寻嘴里嘟囔了句‘没我长得好’,便失了兴趣,先移开目光。

    比赛的爆点往往产生在快结束的时候,类似林寻这样属于个例,康熠汀和燕景林,两人一直持续到比试就剩三场才对上。

    由于中间有一场,交战双方同时倒地不起,失去战斗能力,被判为一并淘汰,何飞这个好运的家伙,靠抽签轮空一局,竟然杀入前十。

    他本人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倒是没再奢求前五,毕竟实力就在那里,除了第一场碰到星悦,后面几乎每一场他遇到的对手实力都逊色他一线,特别班的学生更是没再遇上一个。

    在场几乎没有人不羡慕嫉妒与他的好运气。

    康熠汀上场的时候,台下响起巨大的欢呼声,在帝鹰,他的人气并不逊色于燕景林,无论何时,长得好,家世好,实力强都很难让他人生出不好的情感,至少对异性来说只有吸引力。

    燕景林平日太过高冷,而康熠汀内心阴不阴冷姑且不提,至少面上保持着乐于助人的形象,而很多在刚入学时以为他没有脾气的,在不明所以地被折腾无数次后,才了解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

    由此,康熠汀摘得帝鹰最不可招惹之人桂冠。

    除了特别班的人,燕景林不喜欢和同院生打交道,平日里接触不到的天才对日常影响不大,而康熠汀不同,这种黑着心笑着坑人的,一旦他主动接近某个人,就说明那人要倒霉了。

    如同他在第一天热情招待林寻,放低身段和对方结实。

    可惜,康熠汀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的时候,林寻已经先一步将他送上了战场。

    此刻,台上站着今天所有对决中最备受瞩目的双方,康熠汀却是站在高高的演武台上,和选手席上安然就座的林寻遥遥相望。

    两人相视一笑,不知各自在打着什么算计。

    燕景林自记事以来从来是被别人仰望,而今天却一连两场被忽视,林寻是压根没将他放在眼里,康熠汀就更绝了,即将要和他比试,却和林寻上演着‘惺惺相惜’的戏码。

    他心中生起火气,比试一开始就使出了天眸三变。

    “止!”随着燕景林低喝一声,场上的对决直接进入白热化状态。

    林寻在台下目光闪了闪,“不知道康熠汀的天赋是什么。”

    能被视为和燕景林有争锋能力的对手,比他想象的,应该只强不弱。

    台上康熠汀暗叹一声,此刻他不得不把原先的作战计划推翻重来,燕景林将在林寻那里积累的火气施展在战斗中,一上来便用上秘术。

    “弄影。”

    出乎意料的,他竟是开口,叫出的仿佛是一个人名。

    漆黑的人影渐渐摆脱大地掌控,像是海报一点点从墙上撕下,不时便支离破碎,而那破碎残留的部分,又在一点点远离地面,最后呈现在众人前的,是一个和康熠汀拥有一样轮廓的黑影。

    立体的,能活动的渗人存在。

    “这是……”林寻眉梢向上起了一些。

    【系统:秘术:弄影。

    施展效果:操控自己的影子,实现双人作战。】

    影子是杀不死的,要想伤到康熠汀,就必须先打破影子的防御,而从方才弄影术的使用方法看,这影子即便是被撕成无数碎片,也能顷刻之间复原。

    康熠汀嘴里快速念了串文字,他身边的影子竟然开始无限放大,直直胀成十几米高的黑墙,从外到内将康熠汀完全笼罩了起来,迎着天眸三变第一变的攻击,影子当场炸开,尔后又迅速恢复原状,将康熠汀包裹地更加严实。与此同时,它还分成好几部分,有一部分像是一个蚂蚁堆成的蚁球,外面不断破裂,但最终还剩下核心部分朝燕景林攻击而去。

    台下林寻看着不由发出一声轻哼,回想季子濯的入梦天赋,再看康熠汀的弄影:“为什么他们的天赋如此反人类?”

    和这两种天赋对比,他的逻辑之牢唯一的作用就是一个巨大的乌龟壳,要么闷死自己,要么憋死对方。

    【系统:请宿主不要将这些中低端秘术和神逻辑相比,它的能力远比宿主想象的要超脱。】

    林寻:“不需要超脱,我只想用它来超度一些人。”

    【系统:……逻辑之牢的作用不仅仅在于防御,宿主还可以用它圈定空间,能详细感知到领域内任何一点微小波动。】

    林寻一挑眉,暗暗放出逻辑之牢,圈定出一个极其广阔的范围,几乎涵盖半个帝鹰学院,在这样的面积中,逻辑之牢的防御几乎失守。林寻又将范围扩大一些,直至逻辑之牢的外壁几乎透明,闭眸缓缓感知。

    亢奋,遗憾,仇恨……不单是所有的人,哪怕枝头一只正在栖息的小鸟,都化为一个个微小的光点,分布在整个广袤的空间,透过这些小点,他甚至能感知到其中的情感。

    这种程度的感知,不夸张的说可以帮他避开一切暗杀。

    当然,也有极少数的小点只能感觉到存在,内含的情感却是不得而知,林寻睁开眼,略有好奇地朝这些方向望去。

    他看见正在调整帽檐方向的纪莲,坐在不起眼位置的季子濯,拥有过度美貌的长发男子,还有一些大势力的头目。

    林寻蹙了蹙眉,季子濯,他怎么会在这里?

    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季子濯朝林寻的方向看来,用口型缓缓道:“打得不错。”

    想到自己战斗中使用的招数,林寻实在无法从他的话音中听出赞赏。

    演武台上的比试越来越激烈,康熠汀属于攻守兼备的战斗人才,这场比试持续的时间越来越久,林寻想找个理由离场,又有些好奇结果。

    【系统:八十星币。】

    林寻果断直接退场,毕竟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不想听,结束后也会有满学院的人议论结果。

    ……

    帝鹰格外大,从第一天到这里,林寻就清楚的知道这点。当初他在山星时上的学院已经足够宽广,和帝鹰相比,却不过算沧海一粟。

    除了平日上课的地方,宿舍,训练馆,他几乎没有再涉及其他范围。

    这会儿大部分人都聚集在演武场上,林寻倒是能安静地欣赏一下帝鹰的风景,一路东拐西拐,完全跟着念头走。

    “再往前是禁地。”就在他要涉足一片树林时,身后有人叫住他,“这算是学院的防御之一,里面布置了不少机关陷阱,平常人走进去,是走不出来的。”

    林寻回过神,靠近树林的地方风很大,黎相雨的衣服被风一吹,有些鼓了起来,这样一看,更显得单薄。

    “比试结束了?”

    黎相雨摇头。

    林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竟然不好奇结果。”

    “你不也是。”黎相雨道:“这场比试,对我来说,谁输谁赢都不算是好结果。”

    她不想康熠汀输,又对燕景林无法完全忘情,知道结果也是徒增烦恼。

    林寻认真道:“那就让他们同归于尽。”

    黎相雨先是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然后忍不住露出两个梨涡:“我第一次见人用这么正经的语气开玩笑。”

    林寻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出开玩笑这个结论,他分明是严肃地再帮对方出谋划策。

    黎相雨却是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随意找了个聊头:“晚上你准备表演什么?”

    “表演?”

    初时以为他又在和自己打趣,但看他的表情又不似作伪,黎相雨怔道:“你当真不知道?”说完,她自言自语道:“你不知情也有可能,毕竟你是中途插班进来,又赶上期末,估计没人会和你提起。”

    虽然不知道黎相雨在说什么,但林寻直觉‘表演’两个字不会引出太好的内容。

    “这算是帝鹰的传统,”黎相雨笑言:“因为期末比试,会有很多大人物来观看,所以比赛结束后的晚上,学院会组织总结会,其实总结只是一小部分,后面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学生在表演节目。”

    林寻,“期末考试之后难道不该是家长会?”

    黎相雨被他彻底逗乐了,“像家长会这样的东西,大概只有六区还有几个区保留,比试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何须开什么家长会?”

    “每个人都要表演?”

    黎相雨郑重点头:“每个人。”

    紧接着,她告诉林寻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大部分人的节目大约在学中已经排好,在你来之前,学院已经组织过一次彩排。”

    林寻觉得若是有朝一日,他创立一个和四岛媲美的存在,一定会将家长会发扬光大。

    但眼下,他面临的问题是很难找到人他组成搭档,捡个现成的便宜。

    “你表演什么?”

    “我们策划的是话剧。”

    林寻:“‘我们’的范围是指?”

    “a班除你以外的所有人。”

    林寻:……

    黎相雨和林寻并肩散了会儿步,心情好了不少,相应的,林寻的面色却是沉了一些。

    身无长物四个字大概就是为他量身打造,凡是和艺术沾边的,和林寻绝对是八竿子打不着一撇。

    他回了宿舍,饶是如此,大约五六点,比赛结束的时候,楼下还是传来毫不掩饰的讨论声,林寻从这些话中断断续续提取到关键词。

    ‘不分胜负’‘重伤昏迷’等等,差一点就挨上了林寻所说的同归于尽。

    他走到阳台上准备透会儿气,便见楼下树荫出有一个矮个子在朝他疯狂招手。

    “纪樊?”

    那人耳尖的像是听到他的声音,招呼他快些下来。

    瞥到纪樊身边一个神情冷凝的男子,林寻想了想,还是走了下去。

    纪樊一见到他,滔滔不绝说了许多,大意是阐述那日机构被攻破,他也是自身难保,不得已将林寻交了出去。

    “当时你走的时候,我就在想,大概这就是舍生取义了。”

    林寻:“你和‘义’字扯不上关系。”

    纪樊撇撇嘴,倒是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季子濯递来一盒东西,林寻打开一看,十几只高级营养剂妥妥地摆在那里。

    他看季子濯的眼神瞬间有了亲人的温暖。

    “收了礼品,就是自家人了,”纪樊插嘴道:“晚上会场也有我们一席之地。”

    说完颇有些幸灾乐祸道:“你准备好表演什么了么?”

    被戳中痛处的林寻瞬间冷了脸,拿着营养剂转身上楼。

    “呦,踩到猫尾巴了。”纪樊像是在对季子濯说话,放大的声音却是一字不落地传入林寻耳中。

    “就你话多。”季子濯冷冷道。

    ……

    无论林寻有多不情愿,夜晚准时来到。

    会场都不用刻意装饰,场地本身就大,加上灯光效果相当好,配上高端的音响,在观感上就给人一种相当大气的体验。

    林寻在后台看到了康熠汀,他身上挂了好几处彩,额角也有伤痕,便走上去道:“听说你们打成了平手。”

    康熠汀呵呵一笑:“托福。”

    林寻:“打个商量,你们话剧中还缺不缺石头或是小树苗这样的外景?”

    康熠汀:“就少一道雷。”

    怎么不劈死你呢。

    林寻:……

    要去换演出服的时候,康熠汀突然转过身,扶了扶眼镜,对林寻道:“忘了告诉你,节目单是由我负责,你‘刚好’在燕景林之后出场。”

    林寻:“……我记得自己没有报节目。”

    康熠汀:“我把你划分在歌舞类小组那一栏中,燕景林是钢琴独奏唱歌,你也唱歌好了。”

    说罢,头也不回走进服装间。

    林寻看了眼热闹非凡的后台,抿了抿嘴,找了个不碍眼的地方坐下。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