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红本小说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bzxs.com

红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红妆祸妃 > 0118章 遇见

0118章 遇见

    [红本小说网 请记住www.hbzxs.com 手机版访问 m.hbzxs.com无弹窗小说网]

    殷鹂靠在客房的榻上,微阖着眼,正等着消息,这时,奏琳走来汇报,“娘娘,出大事了。”

    她心头一惊,“什么大事?”

    “胡太医不见了,那宅子全空了。”秦琳低声说道。

    原来,殷鹂刚才察觉肚子不舒服,秦琳便悄悄出府去寻胡太医,可是发现,人去宅空。

    屋里值钱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她往厨房灶台里看了看,冷的,没有火星,可见,晚饭没有吃就走了。

    想到殷鹂怀孕的秘密,秦琳第一感觉就是,胡太医怕惹事,带着他的傻妹子和银子,跑了。

    “他居然敢跑……”殷鹂咬牙切齿,“带上府里的护卫,给我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秦琳应道,扶着没有好利索的伤腿,找人追胡太医去了。

    殷鹂大吸着气,努力不让自己吓得昏倒。

    0

    宁玉战战兢兢回道,“不……不知道,二小姐派人找大夫人去了。”

    “马上请二小姐过来!”殷鹂静了静心神,沉声吩咐着。

    “是!”宁玉吓得身子一直发着抖,转身跑走了。

    管事太监本来是来催殷鹂回宫的,眼下太子出事,他马上不敢催了,静静候在殷鹂的身旁,听消息。

    夜很黑,风儿吹着屋外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似乎也透着一股子的不耐烦。

    这个地方很安静,殷府别的地方,却是惊涛骇浪一片。

    殷燕将殷鹂安顿好后,走到殷云舒隔壁的屋子里坐着,静候消息。

    她命侍女将门关着,听到那边屋里响起打斗声和女子一声沉闷的惊呼声后,得意地扬起了唇角。

    殷云舒的背后是卢家,殷云舒死,卢家就没有办法靠殷云舒联姻了。

    她的相公管平南曾经跟她说过,其实皇上对于赵国的八大世家,没有一家喜欢,所谓的封赏卢家和厉家,不过是表面拉拢,暗中再踩下罢了。

    皇上目前最看中的,是他自己培养起来的人家,比如她夫家管家。

    如果在相公来京之前,她能将卢家震住或是除了,倒也是暗中帮了相公一把,届时,相公一定会受到皇上的嘉奖。

    殷燕的屋里,也没有点灯,她坐在黑暗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渐渐地,隔壁屋里的打斗声,渐渐地停了,有重重的脚步声,快步远去了。

    “燃灯。”殷燕弹了弹袖子,施施然说道。

    侍女将灯点燃了,屋中亮堂堂一片。

    “少夫人,隔壁屋里,有不寻常的声响呢。”

    屋外的走廊上,渐渐多起了脚步声,人们小声的,焦急地,议论着什么。

    砰砰砰——

    殷燕的房门上,响起了拍门声,“二小姐,二小姐!”

    侍女说道,“少夫人,听声音,是殷府的仆人。”

    “白苏,开门吧。”殷燕坐正身子,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看向门口。

    白苏走上前开了门,一个仆人跑了进来,吓得惨白着脸,“二小姐,出事了,太子被刺伤了,在隔壁屋子的前面。”

    殷燕惊得心儿提到了嗓子眼,差点没摔下椅子来,“你说什么?太子……太子怎么会在这儿?”

    “小人也不知道,哦,还有熠王殿下也受了伤。”仆人又说道。

    “殷云舒呢?”殷燕想到了重要的事情,又问道。

    “乱成一片,小人没看到她。”

    殷燕脑袋有些懵,心头乱跳起来,“提灯笼,跟我去看看。”

    难不成是黑灯瞎火的,抓殷云舒的时候,误伤了太子和宇文熠?可是这二人怎么会在这儿,他们不该是在灵堂附近的屋子里吗?

    这处地方,离着灵堂较远……

    殷燕心中慌乱一片,走到门口时,裙子绊到了门槛上,差点摔了一跤,侍女白苏慌忙扶着她,“少夫人小心。”

    “我无事,走,走快些。”殷燕惶惶说道。

    要是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殷鹂会怪她,皇上那儿也不会饶了她!

    殷燕的屋子,和隔壁殷云舒的屋子,虽然是相邻的,但却是处在拐角处,一个面南,一个面西。

    所以殷云舒屋子那儿虽然传来打斗声,殷燕这儿根本看不到人,拐角的地方,还种着花树,摆着假山,挡了视线,再加上天黑,更是什么也看不到。

    殷燕绕过假山,到了殷云舒的屋子前。

    灯笼光所照之处,依稀可见踩踏的树枝,和削落的衣角,还有掉落的一只男子的鞋子。殷云舒休息的屋里燃着灯,似乎站着不少人,但,没有听到说话声。

    门半掩着,殷燕按了按忐忑不安的心口,提裙走上了台阶。侍女白苏,赶紧将灯笼提过去照着她的脚下。

    殷燕亲自推开了门,看到屋里的一切,她惊得整个人呆住了。

    她的三个护卫,还有派来监视并协助暗杀殷云舒的侍女紫苏,一并跪在地上,双手均被反捆着。

    白衣如雪的宇文熠,一张面孔似寒冰雕就,坐在上首,冷冷朝她望来。

    太子的头上敷着一块白纱布,纱布上透出殷红的血渍来,衣袍上还有几个被刀剑刺穿的窟窿,没什么表情地瞧着她。宇文熠的右手搭在太子的肩头,那手背上也敷着白纱布。

    而殷云舒,则站在太子的另一侧,毫发无损。

    卢家五公子卢明轩,两眼似剑,毫不客气地盯着她。

    “二姐姐?”殷云舒淡淡开口,朝她望来,“这些人,他们说是你的人,所以我们不好将他怎么着,你来了正好,你问问他们吧,为什么要刺杀太子和熠王。幸好我的侍女会些武,拦住了这四人,要不然的话……”她伸手轻轻抚了下太子的头发,“太子若有事,整个殷府怕是,都跟着遭殃了。”

    殷云舒的身侧,有一只高脚楠木架子,上面悬着一只琉璃灯笼,灯光照在殷云舒白皙的脸上,眼中波光闪动,唇角轻勾,笑意浅浅。

    殷燕迎上她的目光,只觉得那目光十分的刺眼,似在嘲笑她的狼狈与失败。

    “这……这不可能,这一定是误会,他们都是管府忠心耿耿的人,怎会行刺太子和熠王?他们明知太子是本夫人的侄儿,熠王又是殷府贵客。”殷燕大吸了两口气,辩解说道。

    “谁知道呢?”殷云舒笑,“我作为殷家的亲眷,也不好管殷府的事情。二姐,你快汇报给大姐知晓吧,哦,还有大嫂。”

    宇文熠的目光,挪向一侧的善良,“报顺天府尹了吗?”

    善良回道,“回主子,已经派人送信去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到殷府。”

    “再去催一催,本王不想让事情拖延到明日。”

    “是。”善娘闪身离去。

    殷燕更是吓得不轻,忙讪笑说道,“熠王殿下,府里的事情,就不必汇报顺天府了吧?”报到顺天府的话,事情就得嚷到皇上那儿知晓,她今天可就吃不了要兜着走了。

    她若是有事,相公管平南那儿也会有麻烦,届时,管家可不会轻饶她。

    殷燕心中烦乱一片。

    宇文熠冷笑,“你说太子遇刺受伤的事情,不需汇报,要隐瞒着?管少夫人?呵呵,倘若本王不在这儿,随你们怎么安排事情,但本王今天偏在这儿了,就得管。若不管,皇上可得拿本王问罪了,你是想看到本王受罚,是不是?本王得罪管少夫人了吗?”

    殷燕:“……”

    就在这时,屋外又传来脚步声,殷鹂的侍女宁玉走进了屋里。殷鹂得知太子受伤,也吓了一大跳,太子不仅仅是她的儿子,还是她在宇文恒面前受笼的筹码。

    一听说太子受伤了,她马上慌了起来,派了宁玉前来看情况。

    宁玉虽然是殷鹂的贴身侍女,但极为机密的事情,殷鹂并没有让她知道,比如殷鹂怀孕的事,比事,今晚的刺杀行动。

    所以宁玉看到一屋子的人,并没有惊讶,她走上前先朝宇文熠行了一礼,说道,“熠王殿下,奴婢奉娘娘之令,前来请管少夫人过去说话。”

    宇文熠点了点头,“娘娘的命令,当然要准了,去吧。”

    “是。”宁玉看一眼太子,又道,“娘娘说,辛苦王爷了,娘娘身子重,劳烦王爷照看太子殿下。”

    宇文熠淡淡开口,“这个你不必担心了,刚才在花园里遇到刺客,本王还替太子挡了一刀呢,手掌差点被斩了。”

    宁玉看他一眼,对殷燕说道,“管少夫人?”

    殷燕抿了抿唇,转身走出了屋子。

    走到外面,她马上问着宁玉,“娘娘……是不是知道太子受伤的事了?”

    宁玉忙说道,“知道了,所以才特意请管少夫人前去。必竟,太子受伤事情太过于重大,娘娘也不敢瞒着的。管少夫人得想法子解释这件事情了。”

    殷燕伸手揉着额头,“我知道了。”

    事情败了,没有杀死殷云舒不说,还伤着了太子,殷燕心里乱成一片。

    想主意?她哪里想得出来?

    心里乱七八糟想着事情,不知不觉间,殷燕走到了殷鹂休息的房间前。

    宇文恒派来跟着殷鹂的大太监向公公,站在门外守着,见殷鹂来了,眉毛挑了挑,“管少夫人?府里,出了何事?”殷府的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真正是乱得很。他摇摇头。

    “天黑看不清人,闹了点误会,不是什么大事,向公公不必担心。”殷燕微微一笑,朝向公公点了点头,走进屋里去了,并随手关了门。

    宁玉知道她们姐妹俩会说悄悄话,便没有跟进去,站在门口守着。

    殷燕的侍女朝屋里看去一眼,也站在了门外。

    殷鹂拢着披风靠在贵妃椅上,见她走进屋来,马上厉声问道,“快说,太子是怎么回事?”

    “大姐,太子只是额头上的皮外伤,并无大碍,大姐不必担心,他由熠王看护着,相信熠王也不敢怠慢太子。”

    “我当然知道他无事了,我是问,他是怎么受的伤!殷云舒呢?她现在怎样?快说!”殷鹂低声怒道。

    她以为,她这个妹妹办事周密,会万无一失,可哪想到,太子出了事!

    殷燕只得说道,“殷云舒……毫发无损。熠王的手受了轻伤,他说是替太子挡刀时受的伤。派去的四个人,被熠王抓住了,熠王……熠王已派人报顺天府去了。”

    “什么?”殷鹂气得差点倒地,“报了顺天府,这件事就变得严重了,皇上一定会追究不放!”

    “大姐,现在该怎么办?”殷燕想不出办法来,求救的看向殷鹂。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殷鹂恨得咬牙,“你的人究竟在怎么办事?不过是两个女人而已,怎么就杀不了她们?反而伤着太子?”

    殷燕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奇怪了,大姐,太子不是在娘娘这儿吗?怎么会去了殷云舒那边方向,这中间,隔开着不少花树假山呢,大晚上的,黑漆漆一片,太子敢上那儿去吗?”

    殷鹂恨恨说道,“永王居然没有看住熠王,反而让殷王带着太子四处乱走惹了事!两人走迷了路,在花园里转悠着,遇到了有人打斗,误闯了进去。这其中的真正原因,当然有着蹊跷,但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现在得想法子,让皇上不要追责!”

    屋外有白氏说话的声音响起,殷燕眼珠子转了转,眼神幽暗说道,“大姐,我有个主意。”

    “有主意快讲!”殷鹂烦躁起来。

    “把所有责任,推到白氏的头上,不就行了?”

    殷鹂微怔,“白氏?”

    殷燕冷笑道,“殷府是白氏当家,府里的护卫将太子和熠王当成了刺客,是她管家失误。她不担责,谁担责?”

    殷鹂眸光微闪,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白氏看向她们姐妹时,眼神一直是冷傲的,像看仇人似的。既然白氏对她有着敌意,那她何必当白氏是一家人?

    “主意可行,但是,那四个人是你的人,你得想法让人想信,是白氏指使了他们。”殷鹂想了想,说道。

    殷燕笑了笑,“大姐,还是刚才的话,将所有事情,往白氏的身上推,他们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人认为是狡辩。”

    殷鹂抿了抿唇,“就这么办吧。”

    两人刚商议好,门口宁玉的声音就说道,“娘娘,殷少夫人求见。”

    殷鹂朝殷燕使了个眼色,殷燕走去开了门。

    白氏抬头,看到殷燕在屋里,她点了点头,喊了声,“二妹也在呢。”

    殷燕淡淡看她一眼,走出去了,

    白氏脸色一窘,低着头,往屋里走去,心中有个品阶封号比自己高的小姑子,真是人生的悲哀。

    她心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府里出事了,大嫂可知道?”不等白氏向自己行礼,殷鹂开口就问道。

    白氏垂着眼帘,点了点头,“听说了,太子受了伤,熠王殿下也受了伤。”

    “本宫原本要回宫的,可这会儿太子受了伤了,回宫后,皇上是必要问起原因来,本宫该怎么回答?大嫂?”殷鹂目光如炬,紧紧盯着殷少夫人白氏。

    白氏的脸色,更加惨白起来,“是我的责任,没有管好府里。叫娘娘和太子,还有熠王殿下受惊了。”

    “熠王受了伤,他觉得事情不简单,已经报之顺天府了,顺天府应该马上快到了。怎么跟顺天府的人说话,大嫂,该知道怎么说吧?”殷鹂望着殷少夫人,说话的口气一丝也不温和,凉如这正月之夜。

    “是。”白氏点头,“这是我份内之事。”

    “那好,那大嫂快去忙吧,你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才好回宫向皇上交待。”殷鹂又说道。

    白氏看她一眼,点了点头,走出了屋子。

    离开殷鹂休息的屋子后,白氏脚步匆匆赶往另一个地方,殷云舒休息的屋子而来。

    她的侍女往殷鹂的房间看一眼后,小声说道,“少夫人,奴婢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白氏瞥她一眼,“有话就直说,我一直当你是我妹妹呢,从不当下人看待,你又不是不知道?”

    侍女点了点头,将声音放低着说道,“正因为少夫人待奴婢亲如姐妹,奴婢才想大胆提醒着少夫人,少夫人还是尽早离了这里吧,否则,晚了就会有祸事了。”

    白氏停了脚步,眯着眼看向侍女,夜间寒风阵阵吹来,冻得她袖中的手指冰凉凉,一如这殷府人的冷情,“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现在夫人的丧事没办好,我根本走不开。她们也不会放我走的。”

    侍女说道,“少夫人现在不走,但现在就可以做起准备来。”

    白氏想到了今晚的事情,很明显,是殷燕想针对殷云舒呢,结果,什么地方出了叉子,伤到了太子,殷鹂不可能不知道真相,却只赖在她的头上。

    “我心中明白呢,咱们先去见见熠王殿下。”白氏道。

    不过,白氏主仆还没有走到殷云舒休息的地方,又有仆人找来了,“少夫人,顺天府的人到了,说要见少夫人。熠王殿下也到前院去了,等着少夫人议事呢。”

    “我知道了,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白氏说道。

    仆人应了一声,离去了。

    “看看,什么事都是少夫人的。”白氏的侍女,不满地撇唇。“决定事情时,是大小姐二小姐,出了事,就是少夫人的了。”

    “行了,知道就行了,别乱嚷嚷着。”白氏警告着侍女。

    她的处境,她怎会不知道?主要是,她还有个女儿!

    倘若她没有女儿,她早就一走了之了,怎会一直在殷府里?

    侍女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到了前院的正堂,堂中灯火通明。顺天府的曹府尹,带着一众衙役正候在堂中,上首坐着宇文熠,一旁坐着太子,太子的身侧,站着殷云舒。另一侧,坐着曹府尹。地上跪着四个人,三个黑衣男子,一个蓝衣侍女,这四个人,都是殷燕的人。

    想到殷鹂话语中的警告,白氏紧抿着唇,走了过去,“熠王殿下,曹大人。”

    曹大人一指地上跪着的四人,淡淡说道,“相信殷少夫人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吧?这四人,想刺杀太子和熠王殿下,本府只好先行带走了,好写折子上报皇上知晓。少夫人要是有什么冤屈,明天到顺天府的衙门里说去。”

    冤屈,她的冤屈大着呢,这曹府尹这么说,就是说她管家不当,害得太子受伤了。

    要是她认了,就算她不死,她的女儿她的将来,就没有了。

    她凭什么要替别人背黑锅?

    “曹大人尽管带走他们,因为他们,根本不是我殷府的人,而是府上二小姐管氏的人。”白氏冷冷说道,“至于怎么伤着了太子殿下和熠王,本夫人也在查呢,而这时,曹大人了。”

    殷燕的侍女暗中受殷燕警告,一定要咬紧白氏不放手,她马上说道,“不,我们是少夫人的人,是她,是她说太子碍事要警告太子一下。”

    “你这贱婢胡说八道!”白氏气白脸了,“我几时命令你了?”又看向曹府尹,“曹大人,她是谁的婢女,查一查卖身契,不就知道了?”

    “卖身契可以伪造,少夫人,你提这个可会吃亏的。”宇文熠淡淡开口。

    白氏一愣,对呀,她忘记了这个。

    殷云舒眨眨眼,“大嫂,你不是阴山县人吗?你为何用北地口音的侍女?”

    殷燕的侍女顿时傻眼:“……”

    白氏马上反应过来。“我的侍女,全是阴山县带来的,我从不用外地的侍女,你不必狡辩了,你想赖我头上,也是没有用的,你是谁的侍女,相信曹大人一查便知。曹大人……人你带走吧。该如何判罚,全凭大人处置。”

    曹府尹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好,来人,将这四人带往顺天府,本府连夜审问!”

    衙役们冲上前来,将四人锁了起来,拖到外面去了。

    殷府的仆人们,大气不敢出。

    宇文熠站起身来,“曹大人,辛苦你了,本王先带太子离开,那四人是什么人,曹大人务必尽早审出来,本王也好回复皇上。”

    “一定一定,熠王放心,本府明早就会给王爷答复。”

    “好,大人好走。”

    “王爷留步。”

    这边,曹府尹带着人,匆匆回了顺天府。

    殷鹂那儿,宇文恒派了卫公公来催促殷鹂带着太子回宫。

    “娘娘,皇上记挂太子,叫咱家来接娘娘和太子回宫。”卫公公是个笑面菩萨,逢人便是三分笑意,就算心中装着事情,也永远是表面不惊。

    殷鹂看向屋外,也不知前院那儿,曹府尹问事情问的结果是怎样了,白氏会不会翻盘。

    她已经暗中警告了,白氏若是敢翻盘的话,可就别怪她不认亲情了。

    “有劳卫公公亲自来迎接本宫。”殷鹂笑了笑,“本宫这就跟随公公回宫去。”

    ……

    殷鹂回宫,殷府的大半仆人,几乎都忙了起来。

    一只只灯笼,照在府中小道的两侧。

    宁玉亲自搀扶殷鹂,另一侧是殷燕,另有两个嬷嬷,护在殷鹂的后面。

    一行人到了前院。

    白氏和太子,还有宇文熠殷云舒卢明轩等人,已经候在那儿了。

    殷鹂抬眸望去,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殷云舒。

    这个死丫头,居然没有死!

    由此可见,殷云舒身边的那个侍女,武功之高了。

    四个人都没有将那个侍女杀了,殷燕的人,全都是废物!

    殷鹂偏了下头,恨恨看一眼殷燕。

    殷燕惊得飞快低下头去,她也不想啊,哪里想得殷云舒命大?

    她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那四人究竟是怎么被抓的,还有,殷云舒吃的粥里明明放有药,为什么没有昏迷着?

    姐妹二人心中各有疑问,却不知从哪里得到答案。

    白氏走来汇报,“娘娘,顺天府的人,将惊扰太子殿下的四人带走了。”

    殷鹂冷冷看她一眼,将头扭过,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白氏碰了个冷脸。

    “还不回么?”殷鹂走到太子的面前时,停了脚步,冷冷看着儿子,太子的手,依旧抓着宇文熠的手不放,这叫殷鹂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她辛苦生下的儿子,居然跟她的对手好,怎不叫她生气?

    太子握了握宇文熠的手,松开了,怯怯朝殷鹂走去,“母后。”

    殷燕放开抚着殷鹂的手,笑道,“太子来,扶着母后。”

    太子依言抓过殷鹂的手,发现那手儿很凉,他想甩开,却又不敢,回头看一眼殷云舒和宇文熠,低下头,跟着殷鹂往府门外走去。

    送走殷鹂一行人,殷府里又恢复了秩序。

    殷燕担心自己的事被顺天府曹府尹审问出来。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着,也无暇管殷云舒了,闷闷走进了府里。

    白氏担心殷鹂殷燕两姐妹报复,送走了殷鹂后,马上转身回府安排她自己的事情去了。

    无人过问宇文熠和殷云舒。

    “看,你在这儿就是个边缘人,还不回去吗?”宇文熠看了眼冷清清的殷府,皱了下眉头说道。

    “嗯,这里的确没有什么意思。”殷云舒点头,“那就回吧,明天早上再来。”应付应付差事。

    要回去了,殷云舒来向白氏辞行。

    白氏心中装着事情,也懒得管殷云舒了,便说道,“辛苦你半晚上了,天冷,早些回去也好,明早来也是一样的。”

    殷云舒点头,“那我,那我先回了。”发现白氏眉尖皱起,似有不少心事,便问道,“大嫂可有为难的事情?”

    白氏讪讪一笑,“没有呢。”摆摆手说道,“四妹还不回么,都三更天了。”

    “好,我明早再来。”殷云舒说道。

    到府门口坐马车,却发现卢明轩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殷云舒黑着脸,“还说要保护我,人都不见了。”

    宇文熠牵着她的手,将她扶进自己的马车里,“不是有我吗?他负责送你的马车回家。”

    殷云舒看他一眼,自己寻了个地方坐下,“永王还在殷府吧?没见他走出来。”

    “那就是个惹事人的人,殷府请来的,当然是让殷府的人头疼去。”宇文熠道,见她坐得离自己远,脸色马上不好看了,伸手一拉,将她拉进怀里搂着,“冷,坐近些。”

    殷云舒,“……”占便宜的借口真是多!

    她真要嘲讽他几句,就听赶车的善良忽然喝道,“什么人?”

    有人惶惶说道,“小公子,帮帮忙好吗?让在下二人进你们马车避一避。”

    “你谁呀?”善良不客气地问。

    殷云舒一怔,胡太医?

    胡太医怎么在这儿?避一避?避什么?

    她挑起帘子看向外面,“胡太医?你怎么在这儿?”又看向胡太医身侧,他的傻妹妹也在。

    [红本小说网 请记住www.hbzxs.com 手机版访问 m.hbzxs.com无弹窗小说网]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