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红本小说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hbzxs.com

红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御医 > 第249章一张致命的牌

第249章一张致命的牌

    一秒记住【..l】,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49章一张致命的牌

    吴天麟走回谢大嫂家里,见谢大嫂满脸焦急,六神无主地正在院子里不停地来回走来走去,就随口问道:“谢大嫂!你不是去镇上买菜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谢大嫂听到吴天麟的话,下意识的扭头见到吴天麟正从外面走进院子,火急火燎地快步走到大门外左右看了一眼,确认没人在外面盯梢之后,连忙将大门关上,转身走到吴天麟的面前,如同惊弓之鸟般小声的对吴天麟说道:“吴医生!不好了,昨天夜里不知道谁把您来我们村看病的消息传到镇上金老大的耳边,结果金老大连夜派人到村里挨家挨户的通知,不许村民来看病,如果谁敢来找你看病就后果自负。”

    从早上没见到一个病人来看病,到后来那些村民看到他就像躲瘟神似的惟恐不及的样子,吴天麟心里就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一夜之间村民的变化竟然会这么大?”没想到原来是有人悄悄的在背后搞小动作,不许那些村民来看病,想到这里吴天麟感觉到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那些黑心矿主已经把村民害了这么惨了,竟然还不许村民来看病,此时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气恨难消,就算将这些害人的家伙全部抓起来枪毙了也不解恨,怒火在他的心中熊熊燃烧,烧的他是怒火冲天,终于还是冷不在大声骂道:“这群黑心矿主简直就不是东西,把那些村民害的那么惨了竟然还丧尽天良地不许那些村民来看病,我一定要将他们全部绳之于法。”

    谢大嫂听到吴天麟的怒骂,连忙焦急地劝说道:“吴医生!您小声一点,那群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要是您这话传到他们的耳朵,那你在我们这里可就危险了,我一个寡妇倒是不怕什么,但是您可是我们家的恩人,万一您在我这里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一辈子都会不安的,所以您还是带着会利浦斯医生和几位护士赶紧离开这里回东海吧!”

    吴天麟虽然是第一次听到金老大这个名字,但是从谢大嫂说到金老大这三个字时脸上所无意识中呈现出的那种恐惧可以看出这个金老大绝对是个罪大恶极的人物,否则一个本地的村民不会提起这个名字就闻风丧胆,所以谢大嫂的劝说非但没有让吴天麟产生离开这里的想法,反而更加坚定了他要为那些村民讨个公道的想法。

    吴天麟想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的按出自己父亲的电话号码,边给他父亲打电话边往房子里走去。

    吴天麟走进房子,电话里就传来他父亲的秘书王崇德礼貌地问好声:“天麟!您好!首长正在办公室,您是不是有事需要找首长?您请稍等。”

    吴天麟听到王崇德的话,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礼貌地回答道:“王秘书!您好!谢谢您。”

    吴天麟没等多久电话里传来他父亲吴国瑞亲切地说话声:“天麟!爸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是不是西北省那边的事情非常严重?”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首先是愣了一下,虽然他前天晚上曾经简单的跟他父亲介绍过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但是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这边的情况会这么严重,所以当时介绍的非常含糊,但是他父亲却好像事先已经预料到这里的情况,甚至在等着他的电话,想到这里吴天麟马上想起前天晚上他父亲对他交代的话,整个人突然清醒过来,试探性地对他父亲问道:“爸!难道这里的情况您早就都知道了?那么您为什么前天晚上不告诉我?”

    电话那头的吴国瑞听到儿子吴天麟的话,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说道:“儿子!虽然有人一直都想掩盖这件事情,但是这个天下没有藏得住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的影响范围那么大,那些人就算想藏也是不可能完全藏得住的,所以爸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遇到从西北省来东海治病的农民,病得知西北省的事情,说心里话前天晚上你给爸打电话的时候爸也非常意外,原本爸希望你不要去搅这趟浑水,但是爸却深知你的性格,知道无法拦住你去西北省的决心,所以才会在电话里叮嘱你到了西北省之后,遇事不能太冲动,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首先要注意保护自己,可是从你的这个电话来看,显然你又没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来这次爸对你的考验你又是不及格。”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再次的愣在那里,他没想到父亲竟然把他这次到西北省的行程当做一种考验,不过想到父亲竟然用这样的事情来考验他,及时对着他的亲生父亲,吴天麟心里也有微许的不满,只是他没有把这种不满表达出来而已,反而是对他父亲说道:“爸!你没到这里,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虽然我只走了一个村庄,但是这里得了尘肺病的病人最少不下于一百五十个,而且我还听说其他村也存在这样的情况,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些黑心的矿主不但不把人命当回事,甚至还威胁那些村民不许他们来找我看病,而这里的村民只要提到那些黑心矿主无不闻风变色。”

    虽然吴国瑞跟吴天麟父子团聚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知子莫若父,吴国瑞能从儿子吴天麟的口气中明显的感觉出吴天麟对他得知那些农民的情况却置之不理而感到不满,不过他并不见意,因为西北省的事情对他来讲就算一张牌,一张可以让对手措手不及的牌,一张足以让对手致命的牌,他笑着对吴天麟问道:“儿子!你现在的心里是不是在暗暗骂父亲冷血,见到村民的情况都那么严重了,却还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甚至还觉得爸不配当领导?”

    吴天麟没想到父亲竟然会那么直接的点明这个问题,虽然他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是口是心非地回答道:“我可没这么想。”

    “呵呵!你是我的儿子,我会不了解你,天麟!实话告诉你当爸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也非常的愤怒,恨不得马上把这些人全部送进监狱,但是这件事情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如果你有认真思考、琢磨的话,肯定会发现这件事情为什么会那么不简单,更会明白爸为什么会把你这次到西北省当做对你的一种考验,西北省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而且还牵涉到很多的干部,甚至许多**都牵涉其中,更重要的是马上就快换届了,而西北的事情如果操作好的话,那爸就可以直接排除一个相当有实力的对手,本来爸是不能告诉你这些,但是咱们是父子,而且未来你会遇到许许多多类似的事情,如果你还是学不会隐忍仍像现在这样容易冲动的话,那对你来讲无疑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心里非常不解,但是却从他父亲说排除一个相当有实力的对手时,他已经隐约的猜到这件事情恐怕连上层都有人牵连其中,甚至这个人还很可能是幕后的主使,否则他父亲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当做一种武器来使用,想到这里吴天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会说政治是残酷的,更是明白为什么父亲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他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要多看,多想,少说话了,不过想明白归想明白,但是只要他一想到那些村民在无助中等待死亡,想到那些黑心的矿主竟然不顾村民的死活,威胁并阻止对方来看病,吴天麟就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不过因为他父亲刚才说的那番话,只是心里直冒火,却没把愤怒的表情表露出来,但还是对他父亲问道:“爸!虽然我理解您对这件事情置之不理的目的,但并不代表我赞成您的处理方式。”

    吴国瑞知道想要让自己的儿子马上转过弯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也不着急,虽然儿子最终没有忍住,但是他会先给自己打电话说明他已经开始从之前一个平民的身份向**的身份进行转变,虽然不能马上让他变的像其他世家的第三代那样,但他相信凭着自己儿子的智慧,早晚有一天会超过那些世家的第三代人。

    吴国瑞在心里考虑了一会,决定有些事情应该让自己的儿子知道一些,于是他就意味深长的对吴天麟说道:“天麟!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回北方在哪家会所里遇到的事情吗?”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随即就想起北方军区那个姓谢的副司令,不过他却非常纳闷,为什么他父亲会突然旧事重提,于是就问道:“爸!您说的是哪位姓谢的副司令吗?他不是被判刑了吗?您为什么有突然提起他?”

    “哪位谢副司令在没有调到北方军区担任副司令之前就算西北军区的副司令员,而沈家的那位也是从西北省出来的,而谢副司令则是沈家那位的妹夫,这两人在西北经营了很多年,虽然爸在西北省也有几个能用的干部,但是整个西北省完全可以说控制在沈家的手上,根据爸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西北省的金矿几乎都是掌握在沈家第三代的手上,尘肺病的事情如果现在就闹开,只后把一些虾兵蟹将给送进去而已,却伤不到沈家的筋骨,而且还会引起他们的警觉,甚至还会让其他人觉得爸为了上位故意找沈家的茬,所以由咱们来捅破这件事情并不是明智之举。”吴国瑞简单的介绍到这里,顿了顿,问道:“儿子!你听明白爸说的话了吗?”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突然感觉到心中一亮,之前心里的困惑瞬间全部解开,现在的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西北省尘肺病的事情波及的范围那么大,对方却能够轻易地将事情全部掩盖下来,原来这里面竟然还牵涉到沈家,想到这里吴天麟对他父亲问道:“爸!对不起!是我误解您了,我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这么复杂!现在看来我这次到西北省肯定是打乱了您的计划。”

    吴国瑞闻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笑着说道:“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看了这句话一点都没错,虽然你确实把爸的计划给打乱了,但是你的无心举动却给了爸找到一个契机,让爸能够名正言顺的过问此事并安排人对西北省的事情进行调查。”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话,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笑着说道:“爸!既然您早就知道西北省的事情,估计您安排人进行调查也是走走过场吧!我想这么长时间下来,您肯定已经掌握了重要的证据。”

    吴国瑞并没有回答吴天麟的这个问题,反而是对吴天麟叮嘱道:“儿子!这件事情你就暂时不要管了,现在你该干什么,还是在干什么,不过爸还是前天晚上那句话,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千万要记住隐忍,记住保护自己,另外爸已经给你安排了四名警卫,因为西庄子村人少,他们进入村庄肯定会暴露,所以他们目前就住在镇上,刚才听你说那些人威胁村民不许他们来看病,显然是已经知道你到西庄子村的目的,我估计他们肯定会有下一步针对你们的行动,你们现在还呆在西庄子村无疑是非常威胁,所以你们现在必须到镇上去跟警卫员汇合,儿子!爸知道你一心为了那些村民,但是想要治好那些村民,首先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只要保护好自己,你才有机会救那些村民。”

    吴天麟听到他父亲的叮嘱,随即回答道:“爸!我明白了,我现在就让会利浦斯他们收拾东西,然后赶到镇上去跟警卫员汇合,听说那个金老大就是住在镇上,我现在就住到他眼皮底下,看他能怎么样?”

    吴天麟挂掉他父亲的电话,从房子里走到院内,见会利浦斯正了无生趣地跟三名护士在哪里斗嘴,而谢大嫂则满脸焦急地在院子里来回走来走去,就笑着对会利浦斯吩咐道:“会利浦斯!把东西收拾起来,咱们今天早上就到镇里去。”

    吴天麟说到这里,对一旁的谢大嫂问道:“谢大嫂!我刚才看门外的电线杆上有个广播,不知道这个广播是用来收听电台用的还是村委会里的广播呢?”

    谢大嫂并不清楚吴天麟到底跟谁通了那么长的电话,但是吴天麟打完电话的前后反应却让她感到非常不解,她不清楚吴天麟为什么会突然决定搬到镇上去,但是一想到金老大就是住在镇上,吴天麟这么一去无疑是羊入虎口,所以连忙劝解道:“吴医生!金老大就住在镇里,您这么一去无疑是自己往他们的口袋里钻,所以您如果要搬到镇上去还不如住在我这里。”

    吴天麟听到谢大嫂的劝说,脸上露出一副丝毫不担心的笑容,说道:“谢大嫂!谢谢你的好意,咱们华夏国有句老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我住在村里,谢老大自然不放心,如果我住到镇上去,我相信他肯定会非常高兴。”说到这里,吴天麟再次对谢大嫂问道:“谢大嫂!你们村委会里有没有广播?”

    谢大嫂见吴天麟执意要离开,也不好再劝说对方,于是就随口回答道:“村委会里就有广播,不过吴医生您突然问广播想要干什么呢?”

    吴天麟闻言,脸上露出一副睿智的表情,笑着说道:“那个金老大不是找人威胁村民,并安排人盯咱们的梢吗?既然这样我就用这里的广播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村民,相信那些村民肯定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他们总不至于连我的电话都能监听吧!”吴天麟说着就快步走出院子,向着村委会的方向走去。

    吴天麟没走多久,西庄子村沉寂了两年的广播声突然在西庄子村上空响起,吴天麟的声音在瞬间被传递到西庄子村得每个角落:“各位乡亲们大家好,我是从东海来的吴医生,这次我们来这里免费给大家治病,目的是希望各位不要再被病魔折磨,但是我没想到竟然有人丧尽天良到用不光彩的手段威胁大家,阻止大家来找我看病,这些人的巨大无疑是可耻的,同时也说明了他们的心里有鬼,我知道只要我在咱们西庄子村,那些人就不会放弃对大伙的监视,所以我准备今天搬到镇里去,在离开之前我把我的手机告诉大家,如果谁有关于尘肺病方面的事情需要找我咨询,完全可以打我的手机号码,现在请大家把号码记好。”

    吴天麟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西庄子村,而这时正躺在刘大发家里的金老大听到广播声,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满脸狰狞地大声骂道:“这个狗娘养的竟然给我来这一套,老子不弄死你们就不姓金了。”金老大骂到这里,突然想到什么,狰狞地脸上露出丑陋的笑容,自言自语地笑道:“刚才那个混蛋说要搬到镇上,这简直是天助我也,老子正愁没办法控制你们,现在你们却主动搬到镇上去住,那不等于是自投罗网吗?让老子想要对付你们自然也是更加的方便,既然这样就让你们蹦跶几个小时,等到了镇上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